当前位置: 首页 >行情速递 >一年多前遭河北融投违约 投资人至今分文未得

一年多前遭河北融投违约 投资人至今分文未得

2021-04-07 16:14:04

  这可能是一起比较早的河北融投违约案件,从一年前产品违约开始,投资人经历了上诉、裁决、执行等各种法律程序,但是拿回自己的钱至今遥遥无期。

涉及河北融资的事件一再发生。近日,河北融资担保集团总经理马国斌、国泰集团董事长彭国昌、嘉隆高科董事长张英杰被带走。早在今年1月,河北省财政担保人员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据工商信息显示,1月19日,公司法人由马国斌改为成庚,马国斌和王彦立被免去董事会记录,加上程庚和朱晓巧。

  一款金元百利的资管产品由河北融投担保,早在2015年初就已到期,可此时后者已经丧失了担保能力。

2015年3月,金源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原金源华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金源顺安基金的基金子公司,默认在金源华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金源华力石家庄龙城房地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上,以下简称为"金源华力石家庄龙城房地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

  该资管计划在2013年9月发行,分为18月到24个月两期,发行总金额2亿元,起投金额100万。根据产品介绍,资金用于石家庄龙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项目,付建设款,河北融投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承担本金及利息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

收入分配模式显示,从资本管理计划制定之日起,收入每六个月分配一次,本金和剩余收益在资本管理计划到期时支付。

  投资人荣先生告诉金小鲸,直到2015年3月25日产品一期到期,都按时收到了利息,但本金迟迟未还,10个工作日之后荣先生才意识到出事了。而原本于2015年9月份到期的二期产品至3月后也再没有收到利息。

"第一次购买产品,据说石家庄龙城房地产有限公司以5亿元的市值抵押了这块土地,因此该项目并不十分担心"。但白令先生并没有提出这样的想法:一年多的校长还没有得到。荣毅仁说,双方已多次与金元和河北沟通,双方已经作出了太极,还没有给出时间付款计划。

事实上,在对投资者的回应中,金元兵(JinYuanbili),就像河川基金一样,之前由id:lanjinghj专门报道的,“将其希望”钉在河北融资上。还有大量资金,资本管理公司反复表示“已采取法律措施”,但进展非常缓慢。

 例如,在本案中,金元百利将石家庄龙城房地产和河北融资担保告上法庭,但结果如何?

根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执行令,2016年1月15日,金元百利要求石家庄龙城和河北金融投资担保支付1.58亿元人民币及相关逾期利息,并在延期内支付226000的执行费用和债务利息。

但是,石家庄龙城和河北容颜投资尚未实施,因此,上海1号中级人民法院正在等待抓住石家庄龙城房地产的土地使用权,等待冻结东方海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70%的股份,冻结河北金融投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河北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令显示,河北金融担保于2015年8月冻结石家庄龙城房地产土地和权益。

  据律师解释,按照《执行规定》第91条的规定,对参与被执行人财产的具体分配,应当由首先查封、扣押或冻结的法院主持进行。首先查封、扣押、冻结的法院所采取的执行措施如系为执行财产保全裁定,具体分配应当在该院案件审理终结后进行。也就是说金元百利并非石家庄龙城地产资产的第一查封人,对于龙城的资产处置权在河北融投之后。

荣先生说,河北金融告诉投资者,它将与中国冶金22局合作,处置石家庄龙城房地产的资产,并将在资产重组后给投资者表现,但没有给出具体的项目和时间。河北金融投资担保母公司河北融投控股集团于2016年4月19日与中国22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称将在河北金融投资担保集团母公司河北金融投资控股集团网站上发布新闻稿,将讨论具体的合作项目。

据了解,据保守估计,河北省金融投资的对外担保金额约为500亿元,涉及大量的资本管理机构,甚至P2P,银行资金至少200亿元,其中河北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多家银行参与其中。河北融资尚未恢复担保能力。

  另一方面,金元百利也并非首次卷入风险事件,早在2014年,就曾卷入“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系列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基金资产挪用案中,但金元百利并未受到监管处分。今年4月金元百利又踩雷河北融投,“金元百利-河北唐山福乐药业医药产业二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被爆违约。

针对此前的违约项目,金元贝利表示,“将不承担资本保全和利息支付,不承诺刚性支付,而是将积极依靠法律渠道帮助投资者解决资金和利息问题。”

  在这1年,除了等待,荣先生和其他投资人们别无他法,而与荣先生同样遭遇的人不计其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