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快讯 >迪泸分享 央行对第三方支付使出杀伤力武器,影响到底有多大?

迪泸分享 央行对第三方支付使出杀伤力武器,影响到底有多大?

迪泸资本 2020-11-25 11:49:35


线下品牌在关店潮中如何突围?

央行对第三方支付使出杀伤力武器

首汽租车与海外租车公司Europcar达成合作

VR发行商奥英网络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





1. 线下品牌在关店潮中如何突围?“传梭智造”想帮它们搭建ZARA式的快速反应供应链

#可作谈资

传梭智造将整个流程从原本的6-12个月缩短到了1个月,每个月都会办新款发布会,每个月有1000个SKU的款式让品牌商来选款。对于卖的好的“爆款”,可以小批量、多批次的翻单,在7-14天陆续出货,物流到店。   


要做到这两点,平台需要将上游的面料厂、设计资源以及制造资源连接起来。传梭智造用“面料互联”的共享经济概念,和国内外快时尚品牌的面料供应厂合作开发成品布,将许多半成品布-白胚布进行二次开发,形成性价比更高的成品面料。


平台和近50位服装设计师及工作室合作,设有5个设计师管理员。公司每个月会发给设计师一本“快反面料册”,搭配PPT告诉这些设计师需要设计的风格走向、品类、面向的年龄段等等。 


此外,团队针对快发供应链做了一套软件管理系统(QR-SCM),将工厂的生产进度可视化。品牌方可以在移动端查询订单号,了解衣服的裁剪、上线(流水线)、下线、包装、出货等实时的生产进度。    


传梭制造的目标客户有森马、美特斯邦威、以纯等大众时尚品牌,以及营业额和品牌形象在第二梯队的二三线品牌。品牌方可以在平台上直接选款,可以将企划案和传梭智造的快反面料库匹配协同开发,也可以定制开发。     


在接单到发单之间,传梭制造可在中间获取20%的毛利。不过陈建志表示,今年下半年平台会逐步改成“半开放式”,让工厂信息在平台上呈现出来,当品牌方发布需求时,工厂可根据生产安排来抢单。为了避免飞单的情况,“款式开发”的部分仍然由平台来做。


最后,对于“买手组货制”是否会成为未来主流的供应链形式,陈建志认为买手组货是一个未来的趋势,但问题在于很难拼凑起来完整的品牌风格。对于品牌公司而言,不是先有一块块“拼图”,而是要先确立品牌的风格方向。    


 

2.  央行对第三方支付使出杀伤力武器,影响到底有多大?

#可作谈资

央行即将把那些具有存款功能的“准银行账户”纳入银行监管范畴。    


你有多久不用现钞了?随着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崛起,用户在虚拟“钱包”中留存了大量余额——这甚至成了不少中小支付机构的主要盈利模式,这些备付金的孽息可为其贡献八成以上利润。     


这逼得央行对这些非银行机构加强了监管。1月13日,央行发文规范第三方支付,推出酝酿已久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如其所称,目的是防止支付机构挪用客户备付金,降低支付平台的沉淀资金规模,使支付机构回归到通道本质。     


客户备付金是第三方支付预收用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机构自有财产,所有权属于客户,但不同于客户本人的银行存款,不受《存款保险条例》的保护,也不以客户本人名义存放在银行,而是以支付机构名义存放于银行,并由支付机构向银行发起资金调拨指令。    


备付金一旦被交存,第三方支付机构就不再享有其利息收入,央行此举相当于动了多数支付机构的“奶酪”。但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新规对于增值业务不多、依赖利息收入的中小支付机构影响最大,在一个“头部效应”本就明显的行业,这让中小支付机构生存更加艰难,可能会加剧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的兼并。    


即使是双寡头支付宝和财付通,这一新规也具有较大伤害。因为备付金也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各家银行进行快捷支付合作、资源置换的关键筹码。    


据财新报道,此次为了让支付机构平稳转型,央行给出过渡时间,交存比例未一步到位。而是根据支付机构的业务类型和评级结果分不同档次,最低12%、最高24%,中间还包括14%、16%、18%、20%不等比例,以后逐年增加集中存管比例,但尚未划定具体过渡时间。未交存的备付金则仍按原制度可享有利息收入。中国第三方支付的两大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包括微信支付和QQ钱包)的监管评级都是第三方支付行业里最高的,因此都按最低档位12%交存客户备付金。首次交存时间是2017年4月17日。       


   

3. 首汽租车与海外租车公司Europcar达成合作,用户可通过首汽租车在境外租车

#可作谈资

首汽租车宣布与Europcar达成合作,双方将在全球租车市场展开合作,在全球意义上进行租车资源共享。届时,中国大陆的首汽租车用户可以直接通过首汽租车App、首汽租车网页版等渠道,租赁Europcar在机场及市区门店的车辆。

   

在具体的业务上,首汽租车将对自身租车产品服务体系进行补强,使国内的用户能够用到国外的用车服务。同时,首汽租车也与Europcar共享双方在各自领域的品牌价值和行业经验,在共享经营、定制用车、绿色环保、规模管理等方面,双方都有相互借鉴、相互合作的意愿与需求。   


首汽租车与Europcar合作后,中国用户在国际驾照申请、跨国租还车、海外交规指导培训、中文客服、租车保险等方面,能够获得来自国际租车业务的诸多配套服务,节省花销。在租车流程方面,用户直接使用首汽租车的App、网站,就可以直接订阅Europcar境外租车产品。    


去年末,首汽租车对外宣布完成21.5亿元A+及B轮融资,该轮投资由太平资产领投,天安财险、子沐基金、建银国际等跟投。融资资金主要将用于车辆采购、市场拓展、技术研发和资源整合等方面。据资料显示,2015年初首汽租车获得首旅集团和首汽集团9亿元人民币启动资金后,相继在2015年7月得到6大银行270亿综合授信、10月获得嘉实基金A轮8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    



4. 平台太多,CP不够用?VR发行商奥英网络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

#可作谈资

平台太多,CP们都不够用了。这个玩笑的背后,是一个CP不得不面对的尴尬问题——对接大量的平台耗时耗力耗人。这也给了做分发的公司时间窗口。    


奥英是一家做VR内容发行的创业公司,连接VR内容方和渠道方。据了解,奥英成立于2016年11月2日,已获创享投资、澎湃资本等投资的千万级天使轮。目前,奥英第二轮融资已经基本确定资方,下一轮融资估值上亿元人民币。    


奥英创始人胡嘉荣曾任优格资本VR投资总监,在此期间,主导举佳爽、星米互动、锐瞳网络、晨游科技、VRZINC、娃娃鱼等项目,与国内VR界、尤其是内容生产商建立了紧密联系。联合创始人张以哲曾在腾讯就职多年,策划组织过腾讯百家游坛等活动,2013年加入蝴蝶互动负责商务合作。    


在VR产业链上游的内容方,奥英表示,目前已经与100多家团队和公司建立连接,其中有半数公司能够提供高质量内容。目前,奥英旗下比较优质的内容有《18层》、《牧场星球》、《零界点》、《超级节拍》等。同时,为了积累更多资源,与内容方建立更深厚的联系,除了内容分发外,奥英还利用自身的资源,为内容方联系配合融资,目前已有奥嘉科技等公司成功通过奥英获得新一轮融资。     


此外,为了增加对CP的吸引力,奥英也希望提供“增值服务”。一方面,VR行业早期,用户接受度低,奥英帮CP谋求与国内外大IP的合作。国外方面与日本的一线IP展开合作,国内有一些热门影视剧与奥英合作,制作VR memo。    


对于VR产业链下游的渠道方,奥英眼中分为两个部分,2C端和2B端。目前阶段,2B是主要的收入来源,渠道主要在线下,例如商场等场所的VR体验店。目前,奥英已经与包括超级队长、乐客等在内的多家平台建立合作。   


另外,奥英还计划在暑期入驻二三线城市主题乐园,打造VR嘉年华。张以哲说,针对这一模式,奥英已经找到战略合作伙伴,该伙伴具有强大的商务能力、市场能力和政府资源,奥英只做内容提供方。    


在2C端,奥英正与小米、橙子VR等国内一线移动平台洽谈合作关系,在移动端接触C端消费者。奥英认为,移动端市场一定是未来,但是爆发的节点还没有到来。   






注:文章内容由迪泸资本编辑整理,仅代表迪泸观点,仅供参考